大同古城墙保护修复背后的故事
 

大同城墙保护修复背后故事

——古城墙合拢之际访安大钧主任

   

    20161118日,注定是一个载入大同发展史册,彰显大同人们荣光的大日子、好日子、喜日子(市长马彦平语)。上午11时许,随着3块铜质纪念砖在西城墙砌筑到位,最后一罐混泥土浇筑完成,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吉福响亮宣布:大同古城墙全面合拢,护城河全线贯通。顷刻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工地周围红旗招展,城墙上下一片欢腾。此时城墙合拢处一位老人喜极而泣,和张吉福书记、马彦平市长紧紧拥在一起,连说三个谢谢(事后他讲到三个谢谢的具体内容:一谢大同老百姓的支持与付出,没有他们的牺牲与奉献,没有老百姓的文化自觉,古城墙合拢是绝对做不到的;二要感谢耿彦波,没有他的慧眼识珠,没有他的胆量、魄力和实干,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三要感谢市委、市政府现任领导,没有他们纳民意,理旧账,一张蓝图绘到底,也是不可能的。)其实,在这里还应加一个谢谢,那就是感谢这位古稀老人——本文要记主人公,大同古城保护的始作俑者之一,原市人大主任、古城保护和修复研究会会长安大钧,没有他早提出古城保护并为之付出极大的心血,今天的古城合拢也是不可能的。为此,于古城墙合拢的第二天走访了安大钧主任。

    安主任年已七十有五,身患糖尿病、心脏病,近又被腰椎管狭窄所困,行走都有困难,但他仍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开始了他退而不休的忙碌工作。说起昨天城墙上感人的一幕,网上人们对老人的赞誉,老人连说失态了,太激动了。8年了,不,18年了,为了古城保护,为了城墙修复,老人家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真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感情的闸门一旦打开,知心的话语便喷涌而出、一泻千里。

    李勇:安主任,您是什么时候想起要保护古城的?(古城保护的起)

    安主任:参加昨天那个隆重的仪式,我确实太激动了,因为城墙毕竟合拢了。今天说是8年,其实不是8年。当然,真正古城墙修复是从2009年开始的,是8年,但古城保护却得从19988说起。那时候,我刚被选上人大常委会主任,包括王中一等一部分专家就来找我,说咱们也应该像平遥一样保护自己的古城。后来刚连任的副主任靳胥也积极向我反映这个事,也说要想办法保护古城。我后来想了想,这个古城应该保护,再不保护,这些资源就破坏完了。当时叫旧城改造,已经在古城搞了规划了,而且已经动手了,就是古城西南角教场街那一片,已经搞了一两个小区,叫福兴园吧,把历史街区

和传统风貌都破坏完了。我说咱们这样吧,先调研,很好地调查研究一下。于是就组织人大的人搞调查研究,认为确实应该保护。大同两个资源,一个煤炭,一个历史文化。这个资源要想充分利用,必须保护。199882011届大同市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会议就做出了保护古城的决议。调研过程中,有人就问到,城墙这么破破烂烂,你保护它做啥?我说这是一块历史文化资源,这个资源很有用,现在已经把包砖扒掉了,咱们不能再把夯土层破坏了,再破坏就怎么也弄不起来了。说这有啥用呢?我说肯定有用,将来遇到个开明(懂得其价值)的领导来,这个东西绝对是有用的,看看平遥古城、西安古城,就知道那肯定有用的。从那个时候直到现在,就是18年都多了。

    李勇:这么说在耿市长来大同之前,就已开始了古城保护?

    安主任:对,古城保护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以1998年市人大作出保护古城的决2008年耿彦波来同前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我给概括为依法保护的十年。我当人大主任十年,一上台出了一个古城保护的决议,下台前2008年又做了个古城保护修复的决定。98年保护古城决议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在未拿出古城保护规划之前,古城内所有的建活动一律停止。这是最硬气的一句话,你不能在古城盖6层楼了,不能再破坏历史文化街区和古城的传统风貌了。

    李勇:安主任,第一个保护决议之外还有个古城保护条例吧?

    安主任:对,那个时候人大保护古城分三个步骤,第一步做了上边说的这个决议,决议下边紧接着第二步,就是制定古城保护条例。1998年一做决议就马上决定搞立法调研,制定法规。不弄成法规,它的规范性、强制性就不够。

    李勇:而法规就有更强的法律效力了。

    安主任:因为立法不是一下就能拿出来的。一开始让政府拿出个方案,不行,自己又重来。当时还在全国最早搞了立法听证会,那个时候还不时兴这个,我说要不搞个听证会吧,听听政府的意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的意见。由第一副主任王兴祥分管,搞了几次立法座谈会、听证。经过一年的努力,2000年初,省人大就批准了《大同市古城保护条例》。这以后是第三步,制定古城保护规划。2001年开始编制大同市城市总体规划和古城保护规划。那个时候,我记得清清楚楚,提出要保护一个古城,要分流人口,就必须建设一个新的城市,叫河东新区。耿彦波来了,把它改成御东新城。那个规划直到2006年国务院才批准。历史文化名城、较大城市规划必须经国务院批准。批准的是一个总规,附带一个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专规划(2006-2020年),现在还实施的。三步走,从1998年做决议,到2006规划批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保护体系,因此我把它概括为依法保护的十年。

    李勇:耿彦波2008年来后,古城保护进入了第二阶段——修复古城阶段。

    安主任:对,想也没有想到从1998年到2008年,经过10年的时间,终于等来了耿彦波当市长。我记得他是那年26日来的,在人大先任的代市长他提出要保护修复古城,正月初三,实际在过年前就和我商量过,说安主任,你能不能给组织一批人,咱们正月初三开个座谈会,研究保护修复古城。实际上,耿彦波来之后,就已经把古城转遍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组织了大同地方对大同历史很有研究的一批专家,像殷宪、力高才、姚斌、古鸿飞、高平、葛世民等。专家太多了!而且还吸收了一部分年轻的专家,像张焯、曹臣民等。座谈会上,耿就让大家讨论怎么保护修复,其中就谈到城墙。那次会上,耿说安主任能不能咱们成立个组织。我说可以。20088月,我已任够两届人大主任,届满退休,耿就跟我说,安主任,你能不能给咱们当总指挥,来修复古城。我说不能,退休了就不能再管人、财、物方面的事。我可以成立一个学术组织,做一些保护修复的研究性工作。当时,看到杭州有个历史文化名城专家委员会,所以就成立这么个组织(古城保护和修复研究会),为保护修复古城墙作参谋、咨询、助手工作。当时制定的工作原则就是多调研、多建议多服务、干预耿彦波说安主任这12字的工作原则充满了政治智慧。我说这不是政治智慧,是党的规矩,老人不得干政。这个过程中,有个事情很重要,这就是下台的时候,又做了个古城修复的决定。事情的起是这样的,当时政协也很重视古城保护与修复,他们给市委上了个提案,就是要保护修复古城,时任市委主要领导就批给我了,因为他知道人大做过一个保护古城的决议,他说能不能再做一个保护修复古城的决定。我觉得有道理,就和耿彦波商量,有这么个批件,咱们还应该做一个决定。有什么好处呢?一个这就成为了组织行为,人大决定,政府执行,就是将来有什么问题也好说话,这是人大做的决定,能给你起一个保驾护航的作用。当然也有一个约束的作用,这个决定政府必须执行必须做。你当市长是自愿做,别人当市长也要做。这个时候,国务院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也出台了,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就遵循了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

    李勇:那咱是对古城是按什么原则进行保护的呢?

    安主任:保护修复的决定里提出了整体保护、重点修复、科学规划、分步实施的十六字总原则,整体保护、重点修复,就是标志性建筑要修,比如城墙是古城的标志,那就必须修。在决定中修复啥只点了一部分,那时候为了不给政府太大压力,要求不是很严格,任务提也不是很多,决定分步走,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实际上耿市长干的比这个还快、还多。那时候古城修复定下11项工程,先修的是关帝庙,后来华严寺等依次都修了。耿市长的进度特别快。是按四原(原制、原规格、原材料、原工艺)修的,中国古建筑的文化内涵都还在。

    李勇:听说您在耿彦波来大同前就认识他。

    安主任:对。那是1995年中组部和省委组织部决定让一部分领导到德国接受社会市场经济的培训,当时太原市委副书记金银焕担任团长,我作为大同市委副书记担任副团长,带了30多人,大部分是厅级干部,也有一部分是县委书记和县长。耿当时是灵石县县长,一起去的。再加上当时晋中地区的书记和专员都和我同过学,都给我介绍过耿。他们都是特别重视历史文化,在他们手里修了那么多大院和平遥古城,现在晋中文化旅游发展全省最好,就是在他们手里打下的基础。我当时下决心弄古城保护,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大同有这么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搞得反而不如晋中,觉得说不下去。总之,我和耿彦波一块干了五年,他是白加黑,我也差不多。他是一天没休息,我也是。他是干实的,我是务虚的。古城保护需要研究,需要寻找历史信息、历史依据。也应他的要求参与了一些实际工作。他说他实在忙不过来,就让我、殷宪、张翁、王彤和王飞去参与雕塑、壁画、油饰彩绘等艺术性较强的方面的事前设计审查、事中艺术监理和事后评审等工作。也包括古城墙。

    李勇:那古城墙您们是怎样研究保护的?

    安主任:咱们是进行了非常认真的研究的。当时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包括有人说古城墙用大玻璃罩子罩住,咱们不同意这个意见,这里首先要处理好保护、修复与利用的关系。当时,我特别强调,保护、修复、利用这三个环节哪一个都必不可少,首先要保护好。另外要修复好,修复也是为了利用,不利用的东西存在不住,有句俗话叫有用才有命,有为才有位。没用的东西就是垃圾,文物古迹你不合理利用的话,很快就衰亡了。正是有用,人们才爱护它呢。当时我记得争议也比较大,尤其是城墙到底怎么修,因为有几个难题,最大的一个是南小城到底怎么修。你知道明代的南小城南边要到原来财政局和现在的百盛那个位置。现在两边还留着南关东西两边断续的城墙。后来商量要是真按原来南小城修得话,那就城南要打断两条主干道,一个是现在的北都街,关键还要把迎宾街打断,这个损失就太大了。最后说那就把关城缩小,这是经过反反复复考量弄得。你说没按原规格,确实是,但历朝历代修东西必须和当时实际结合起来,包括明朝徐达修大同城,不可能不考虑当时的实际情况。

再一个,古城墙要包砖,把里面最珍贵的夯土层保护好。因为咱这个古城墙夯土层的考古证明那里头有好几个朝代的文化元素,有秦汉的,有北魏的,有辽金的,还有明代的,是非常珍贵的。这个问题怎么处理,不包不好保护,包了看不到怎么办,人家说你是个赝品,是新建的假城墙。这个问题咱们也考虑到了,就是在古城墙中留了11个观测点,其中最大的是西城墙的观测点,那是三个朝代的,一般人都不看那个,其实那是最珍贵的。大同古城墙最有价值的是夯土层而不在包砖,包砖是明代包的,作为北魏都城的夯土层还在里面呢,所以夯土层要有展示的地方,包括北城墙中国雕塑博物馆两头,都可以看到夯土层,大的观测点就有五六处,这是解决的一个问题。

此外,咱们在夯土层的保护上还有另外两种模式,一种是文瀛湖公园,是那个古堡,外面包砖,里面露夯土,拿水泥框架弄上,中间展示夯土层;另一种操场城砖包半截墙,两边包砖,上面露着,但终究风吹雨淋日晒,还是要毁坏的。是主张文瀛湖那种模式,但那是有基础条件的,就是人家那个夯土层连接得非常好、比较完整。还有就是展览馆压在城墙线上,怎么办?有人说,展览馆是文物,不能拆了。后来大家一致认为确实不能拆,最后耿市长提出平移展览馆。现在看,平移了展览馆,恢复了古城墙,两全其美。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断了的城墙怎么修?在里面筑夯土呀,还是拿水泥框架把它再连接起来,这个问题耿市长看得多,提出就采取西安的模式,凡是夯土断了的城墙,就用水泥框架,把这个里面的空下,将来做文化场所,现在的和阳美术馆啦、雕塑馆啦,包括西城墙里面,等等。这就留出了可以利用的空间。如果现在再夯土,费工又费事,还不能利用。

总之,咱们古城修复是非常讲究的,比如望楼、箭楼、乾楼、洪字楼、角楼等的修复,都是砖木结构的,都遵循了四原修复原则。城楼修好后,牌匾怎么弄,楹联怎么弄,都是古城保护和修复研究会认真研究落实的。

   李勇:记得最开始修古城墙,一年就拿下了东城墙,以这样的速度,四面城墙,用四五年应该很快就合拢了吧。

   安主任:对,最快的速度修复了东城墙,9个月,创造了大同精神、耿彦波速度。后来慢在南城墙,不但有瓮城、月城,还有耳城、关城,工程量特别大,任务又艰巨,所以拖长了

    李勇:一句话怎么总结那五年?

    安主任:我和耿彦波开玩笑,跟你的那五年是忙且快乐着。天天在工地上,有一年天冷得特别厉害,我穿上皮袄,和他两个人上华严寺文殊阁,又上了那个木塔,烧得炉子,烟冒得通通的,烟蓬雾罩,在霾烟里呛得气都透不过来,一出来,吐得痰是黑的,把我那个新皮袄熏得到现在都擦不下去。苦点累点,但心里是甜的。最麻烦的是人际关系上,18年了,咱是一心一意保护古城,免不了和人据理力争,而且争论的对象都是比我官大的领导。我这个人本性是从来不为难别人的人,更不想给别人带来伤害的人,是个既坚持原则,又还不愿得罪人的矛盾综合体,结果还得罪了人,想到此心里不禁酸楚。

    李勇:说了这么多,可以得出个结论,您就是古城保护的始作俑者。

    安主任:其实一部分基础工作是大同一些老专家督促我的。我当然也有这个意识,这里特别感谢王中一等等许多老同志,包括古城保护研究会一些老同志,没有他们的意见和建议,我不会那么重视古城保护的,但我毕竟是牵头人,我要不带头做决议决定,不带头提出制定法规,肯定也弄不成。但我是个务虚的人,人家耿彦波才是务实的人,是把蓝图刻印在大地上的人。

    李勇:从古城保护决议说起,您干了那么多实事,怎么不是务实的?您也是是干实事的实干家。

    安主任:我可以说我是在纸面上做文章的、是纸上谈兵的。耿彦波是在大地上做文章的,是干大事实事的。这不一样,他的功绩都刻印在大同的大地上。没有耿彦波,大同就没有今天这个变化,我和耿彦波关系非常好,今天上午还通了电话,我说我知道你出国去了,应该说昨天上午的合拢仪式你最应该参加。他说我不能参加。从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和他伤心的事太多了,想起来都要哭的。他说我是他的知音,我说高山流水遇知音,互为知音吧。我原来的想法都是在你手上实现的,梦想成真,我是追梦者,微不足道,你才是真正让实现梦想者!

    李勇:这两年您怎么概括?

    安主任:张吉福书记、马彦平市长来了之后,我是忙且激动着,尽管现在腿不好,不能出去,每天就在办公室忙,整整一年查找万里茶道的资料,怎么拿出充分的证据证明大同古城就是万里茶道的重要节点城市。万里茶道一旦弄成世界遗产,咱古城也就成了遗产点,加上原有的云冈石窟,咱大同就有了两个世界遗产,这不一定能成功,但要向那个方向努力。

    李勇:当年古城保护最初哪会想到有今天的城墙合拢,不是也梦想成真了吗?这个也一定能!

    安主任:这是说了忙,还没说为什么激动着。你看张书记、马市长这一年零三个月干了多少难办的事,联通大楼的搬迁,和平里的拆迁,26层宇鑫大厦的山西第一爆,四套班子过御东,隆重开业的方特娱乐城,这都在继续完成着一轴双城的宏伟规划,实现着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完美宿愿,这怎么不令我兴奋激动,我感谢他们,也祝福他们,也祝福大同的明天在他们的领导下会更加美好!

 

 

 
 
     
 
版权所有 © 2009 大同古城保护和修复研究会
地址:大同市新建南路5号
网址:http://www.dtgcbh.gov.cn